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做个梦给你(五)【悠昀】【玹昀】

上传了三次图片,都被毙了,心累...干脆试试直接发文字得了。

1.

董思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节课的。

 

虽然尽力控制自己不往那个角落看,却仍然如芒在背。那道视线太过灼热,赤裸裸的,不停追踪着他,仿佛要在自己身上盯出一个窟窿。这滋味着实不算好受,一节课下来,不仅口干舌燥,额头都甚至渗出了汗。

 

下课铃一响,董思成就快速收拾好东西,准备逃之夭夭。还没走出门口,一个高大的身影就霸道地挡在面前,拦住了去路。

 

“董老师,关于魏晋玄学我还有问题想问,”中本悠太一手撑着门栏,将出口堵了个干净。“请问…您方不方便单独为我解答下。”对方突然靠近,不怀好意地笑着,一双含着春意的桃花眼中划过一丝狡黠,惹得董思成呼吸一窒,慌忙退后,拉开些距离。

 

这时身边聚拢了些人,小女生们抿着嘴唇,冲董思成投来带着某种欣赏羞涩的眼神,恨不得将青春期躁动难耐的少女芳心倾注在这位新来的教授身上。

 

那些视线使中本悠太觉得甚是碍眼,他不满地皱了皱眉,一把拉住董思成的手腕,将人拖到自己身边。董思成毫无防备地被猛地一拽,撞在了对方结实的手臂上。

 

周围的女生们被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唬住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

中本悠太挑了挑眉,像捍卫自己领土范围的小兽一般。“不好意思,董老师有约了。”随后拽着愣在一旁的董思成,挤开人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 

一路上,两人收获无数惊诧、探究的视线。董思成觉得自己像被人扒光了衣服游行似的,难堪地把头垂得低低的,用力挣脱手腕上的禁锢,却怎么都甩不开。

 

“站住!”等身边终于没有同学经过时,董思成忍不住冲对方吼道。

 

对方果真应声停住了脚步,董思成没想到对方这么听话,连忙一个急刹车,还是没抵抗住惯性作用,一头撞在对方后背上,顿时眼冒金星。

 

中本悠太转过身来,只见一张愠怒的俊脸,不禁莞尔。下意识伸出手想触摸对方的脸颊,却在即将接触的那一刻转移了目标,将董思成架在鼻梁上的乌金边镜框取了下来。

 

没了眼镜的遮挡,那张梦中浮现过无数次的面容终于完完本本的呈现在了悠太眼前。

 

“又见面了。”董思成听见对方带着恶劣笑意的声音。

 

被刻意忽略的记忆一瞬间如海啸般席卷了脑海,董思成的脸颊不自觉的浮上了一层红晕,不知是羞还是恼的。

 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董思成回避对方灼热的视线,装傻充楞。

 

“哦?”悠太将脸凑近,这是个危险的距离。董思成甚至闻到了对方身上散发的,带有侵略性的男性荷尔蒙气息。

 

忽地,脸颊上传来了一股湿热的温度,转瞬即逝,那是一个一触即分的吻。

 

董思成脑子轰一声炸了,再顾不得装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斯文教授,想撸起袖子与对方拼命。

 

谁知那人根本没给他这个彰显男性尊严的机会,留下轻飘飘一句“我会让你想起来的”就消失在了视野中…

 

 

2.

董思成带着满身疲惫回到家,还没换好鞋,鼻子就被一阵喷香的饭菜味道侵袭了。

 

怪事,这个点郑在玹通常还在公司,何况,他也从未下过厨。

 

带着满腹疑惑,董思成来到厨房前。高大挺拔的身形套在绑着歪歪扭扭蝴蝶结的围裙里,动作笨重地挥舞着锅铲。不是郑在玹还是谁。

 

“你…”董思成想询问对方为何这个点在家,为什么在做饭。可是一想起两人最近冷战般的关系,话到嘴边又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

听到身后的声音,郑在玹转过身,脸颊上挂着一道油烟的熏痕,看上有些滑稽,与他一贯以来优雅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相去甚远。

 

强烈的反差使董思成不禁愣在原地,直到对方走近,给了自己一个油烟和饭菜香味混杂的拥抱,才回过神来。

 

意识到自己被圈在对方温暖的怀里,董思成有一阵恍惚,似乎两人还是甜蜜的情侣,一切都未曾改变。

 

郑在玹揉了揉董思成的头发,把对方精心打理、梳得一丝不苟的发丝揉乱。嘴角轻轻上扬,勾出一个温柔的弧度,低下头就想吻上对方红润的唇瓣。

 

在双唇即将接触的一刹那,董思成侧过脸,避开了这个亲昵的吻。

 

他不喜欢自欺欺人,有些事情,一旦变味,就难以挽回。

 

郑在玹怔了一秒,随即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揽过董思成的腰,把他摁在了餐桌前的椅子上。

 

“尝尝老公的手艺?特意照着菜谱学的。”郑在玹把饭菜端上桌,冲董思成眨了眨眼,笑道。

 

董思成望了一眼,麻婆豆腐、糖醋里脊、西红柿炒鸡蛋、辣椒炒肉,再简单不过的家常菜,却恰恰是董思成爱吃的。

 

“张嘴”郑在玹夹过一块里脊肉,在嘴边吹了吹,递给董思成。

 

董思成神色复杂地看了对方一眼。机械地张开嘴巴接纳了那块肉。

 

“乖”。郑在玹心满意足地一笑。又夹了一堆菜在董思成碗里,足足堆成了座小山。

 

“怎么不吃,不合胃口?”见董思成迟迟没有动作,郑在玹挑眉问道。

 

董思成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,才把话说出口,“在玹,别这样。一切都结束了,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吧。”

 

郑在玹春风般和煦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盯着董思成。

 

在对方的无言的注视中,董思成活像受到了无形的鞭挞,压抑的想要逃离。

 

他也确实这么做了,起身离开了餐桌,离开了这让人窒息的氛围。

 

还没来得及关上卧室的门,董思成就被一阵狂风席卷,整个人被裹挟着向前、栽倒在了床上。

 

郑在玹把全部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,董思成觉得肺部的空气都被压挤出来了,简直要喘不上来气。伸手就要把对方从身上翻下去。

 

郑在玹埋在董思成颈边,沙哑道:“别推开我…。”

 

“放手!”董思成挣扎道,“郑在玹!你冷静点!”

 

“再给我次机会,可以吗…”

 

蓦地,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在了他的脖颈处,顺着锁骨滑进了衣服里。瞬间,董思成停下了一切动作,推搡的手臂再也使不出力气。

 

两人安静地维持着这个姿势。董思成的领子被源源不断的泪水浸湿,耳边偶尔传来一两声抑制不住的抽泣。他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,想不通,到底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

空气里弥漫着某种悲伤到骨子里的气氛。良久,郑在玹从董思成肩窝里抬起头,将印着泪痕的脸缓缓贴近对方,在对方嘴边,印下一个带着苦涩咸味的吻。

 

董思成的心彻底乱了。

 

-TBC-

评论(19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