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做个梦给你(八)【悠昀】【玹昀】

1.


中本悠太在楼下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。


深秋的清晨已有初冬的凛冽之势,空气中夹杂着些湿冷的寒意。他朝手心哈了口热气,裹紧了外套。


左等右等,董思成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。中本悠太第三次看了眼手表,略有些焦躁。


抬头望了望,眼神从公寓大门一路扫到顶楼,该死,忘了打听具体的门牌号。


难道说,那人为了避开自己,提早出门了?


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心里莫名一黯。忙甩了甩头,似乎要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抛出去。


来回踱了几步,干脆斜靠在哈雷上,双手环抱在胸前,定定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出神。


忽然,耳边传来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中本悠太神智顿时清明,双眼瞬间有了光采,连忙抬头,寻找那个期盼已久的身影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男子。一袭黑色风衣将颀长的身形勾勒地恰到好处,肤色白皙,五官精致,看上去颇为温润优雅。

悠太本刚想收回视线,那人却突然朝自己的方向瞥了过来。

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呢,令人联想起热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,充满危险性。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如鹰隼般的锐利,与这人贵公子般的外貌产生一种极具反差的错位感。

那男人一路盯着自己,直至擦身而过。

悠太被这眼神搞得莫名其妙,内心略有不悦。

这时,大门又被推开,姗姗来迟的董思成终于出现在了视野里。

悠太的脸上瞬间浮出喜色,“早啊,董老师!”

董思成没有回应,微微蹙着眉,眼里装着某种晦涩难懂的情感。

“快回学校吧,以后别来了。” 路过悠太身边时,在他耳边轻轻丢下这么一句话,转身欲走。

中本悠太的笑意僵在了脸上。

下一秒,一把拉住董思成的手臂。

“为什么?”

董思成转过身,对上悠太一脸颓丧的表情,心像被狠狠揪了一下。

“昨天都说好了,我来接你…”

悠太还欲说些什么,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鸣笛声,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一辆银色的SUV缓缓驶来,在二人身边停下。

车窗慢慢地降下来后,驾驶室里人露出一张俊美的侧脸。

悠太一眼认出,是刚刚那个男人。

“上车。”甚至没看向窗外。——是对此刻站在自己身旁的董思成说的。

在悠太的错愕中,董思成一言不发地绕到对面,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。

“多大的人了,还要我帮你系安全带。”夹杂着浓浓宠溺的一句抱怨,那男人侧过身子,贴近董思成,帮对方牢牢扣上了安全带。

从车窗外的角度看,两人亲密地像在亲吻。

中本悠太被这一幕刺痛了眼,嗓子像被异物堵住,难受地喘不上气。

调整好后,那男人坐正了身子。悠太一动不动地盯着董思成的侧颜,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,似乎对这一举动以为常。

蓦地,那男人转过头,朝悠太露出一个一瞬即逝的笑。随即把车窗慢慢升了上去。那笑容温和而礼貌,但悠太分明从中看到了一丝独属于胜利者的骄傲,与蔑视。

随着车窗升到顶端,再也看不真切。

车子发动,转眼消失在视野中。

悠太站在原地,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,久久没有回神。

他觉得自己活像个笑话。


2.

金道英是被一阵剧烈的开门声从梦中惊醒的。

皱着眉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刚想骂人,只见始作俑者面如菜色地走了进来,一头栽到了床上,拉上被子蒙住了脸。

“您这搞哪出?”

被子里的人挺尸着,没有吭声。

金道英瞥了眼桌上的闹钟,八点十五。

 “what?今天上午又没课,大哥你一大早去哪摸鱼了?”

……

在即将被闷死前,悠太终于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救了出来,一脸灰头土脸的模样。

金道英讶异中夹杂了一种开了眼界似的新奇感。

从这一向酷拽的公子哥脸上看出失恋般的挫败感,着实罕见。

金道英从床上爬起, 三步两步奔到悠太床边蹲了下来,眼神放光地盯着对方,一脸八卦样。

“跟哥们儿说说呗,咋啦?”

悠太盯着天花板,半晌,幽幽道:“回去睡你的回笼觉。”

金道英熊熊燃起的八卦之火瞬间被浇灭,心有不甘。

“切,你丫这破脾气,也就我宽宏大量能忍,换个人早躲得远远的了。” 

悠太木然的眼神突然一动,转头面向对方。

“我性格很差?”

金道英没想对方突然这么问,一时语塞。

“算了。”悠太叹了口气,闭上了眼。

这人很不对劲,这段时间表现的都十分反常。早出晚归不说,还老是打扮得跟要去走红毯似的。金道英双眉微蹙,腹诽着。

“你是不是看上谁了?”

悠太闻言睁开双眼。“很明显?”

这可真是破天荒了。

“卧槽,我就随便一说,还真是?我还以为你清心寡欲准备当一辈子和尚呢!”

“……”

“是不是外院那个美女,我上次看你在女生宿舍楼下给人家塞东西了。”

“……那是我表妹。”

“这你就不够意思了,这么如花似玉一表妹怎么不介绍给哥们认识认识,我……”收到对方甩来的一记眼刀后,金道英悻悻地将剩下的话吞回肚子。

“你,滚回去睡觉。”

“别啊,我错了,你继续。”

悠太没有回话。良久,像终于下定决心般,深深叹了口气,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,一脸正色。

“虽然你不靠谱,但好歹经验多。我能问你个问题么。”

“把前面那个形容词给我撤了,问吧。”

斟酌了许久,悠太才缓缓开口,“假如你喜欢一个人,但对方好像已经有了男朋友,该怎么办。”

“怎么办?凉拌啊,不然你还想第三者插足啊。”金道英无语地笑出声。

悠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重新倒了回去。

算了,跟这哥们儿同一个宿舍住了三年,从没见他表现过对异性动心在意过,男生们在一起时难免讨论哪个女生身材好,哪个妹子长得靓,也从没看他插过嘴。自己甚至悄咪咪怀疑过这人要么是同性恋,要么是性冷淡。好不容易见这石佛动了凡心,哪能打击人家。金道英暗暗想着。

“要不,你试试看…让那女生自己做决定。”金道英哄说道。

悠太这才重新看向对方,缓缓勾出一个笑容。

金道英被这人笑得后背发毛,颤颤地伸出手,抚上了自己不安的良心……

-TBC-


评论(18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