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做个梦给你(十)【悠昀】【玹昀】

(因为最近有事,更完这章可能会停两三天,sorry!


1.

 

郑在玹手插着口袋,正斜倚在车边出神,见董思成下了楼,轻唤了一声。

 

“思成。”

 

没有迎上去,仍慵懒地靠在车门边,等那人走向自己,像惬意地等待小兽自投罗网般的猎人。

 

待对方靠近,郑在玹一把握住对方的手,把那常年微凉的双手包裹在特意捂得暖融融的掌心。

 

董思成想抽离,却被包附地更紧。

 

“怎么了,脸怎么这么红,不会发烧了吧。”

 

董思成腹诽道,明明是紧张的。

 

郑在玹想摸摸董思成的额头,测试下体温。转念一想,心思微动,转而将额头送了上去,抵住了对方的额头。

 

“还好,不烫。”

 

 郑在玹放下心,拉开了些距离。瞟见董思成脑袋上翘着一缕不听话的发丝,眼角染上了笑意,伸出手将那撮头发抚平。

 

这一幕恰好落在了追到楼下的中本悠太眼中,脚下的步伐不禁滞住了。

 

夕阳柔柔地笼罩着那两人,仿佛隔绝出了一个只属于他们的小天地。而自己就像个可有可无的局外人,只能遥远地注视着两人缱绻,却难以靠近。

 

那种心口堵着块巨石般的窒息感又回来了。

 

郑在玹余光瞥到不远处愣怔着的人,嘴角缓缓勾出了个不易察觉的讥笑。

 

“先上车吧。”

 

郑在玹揉了揉董思成的脑袋,搂住对方的肩膀,绕到另一边车门。高大的身形恰好挡住了董思成的视线。

 

郑在玹绅士地拉开车门,亲自将董思成安置在副驾驶坐上,贴心地替对方扣上安全带。

 

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,看上去似乎演绎过无数遍。

 

悠太攥紧了手中的围巾。

 

郑在玹从车顶将那人的表情收之眼底。

 

“等我一下,马上回来。”

 

郑在玹凑在董思成耳边轻道,在对方询问的眼神中,将车门紧紧关上。

 

随即,向仍站在原地的男孩走去。

 

“你是思成的学生?”

 

郑在玹走到距对方半米远处停了下来,礼貌地笑了笑,温和而疏远。

 

“是。”悠太挤出一个同样弧度的笑容。

 

“思成年纪轻,没有教学经验,有时又像个小孩儿似的爱犯迷糊,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好,还请你们多多包涵。”

 

这话说的谦逊委婉,却又赤裸裸地炫耀着两人间的亲密,悠太心下一酸,觉得脸上的笑快撑不住了。

 

“董老师为人随和,学识又渊博,他的课很受欢迎。”

 

悠太不卑不亢地回道。

 

“看得出,你也很喜欢他。”

 

郑在玹意有所指。

 

眼前人依然是眉目含笑的模样,但悠太偏偏从对方眼底里接收到一束凛冽的寒光。

 

喜欢?到底是那种喜欢呢。对老师的尊敬,亦或是……

 

“当然,我,很喜欢他。”

 

悠太迎上对方的眼神,一字一句,毫不避讳地袒露心迹。

 

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郑在玹轻笑出声。

 

视线逐渐下移,落在悠太一直捏在手里的那条暗纹围巾上。

 

“多谢。”

 

郑在玹盯着对方,缓缓伸出手心。

 

悠太没有动作。

 

“我想,我的东西,还是自己来保管比较好,你说呢?”郑在玹微一挑眉,将‘我的东西’四个字说得极缓极重。

 

悠太的五指收拢,狠狠地攥紧手中的围巾,关节处甚至都泛起了森白。

 

良久,缓缓地递了出去。

 

郑在玹满意地笑了笑,接过围巾。

 

“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

不等对方回话,郑在玹就像个真正的胜利者一样,转过身,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向车子走去。

 

悠太牢牢地盯着对方的背影,似要将这一幕复刻进脑海中,时刻提醒自己,曾经有多狼狈,多溃败。

 

2.

 

董思成在车里目睹了外面发生的一切,但视线受阻,只能看到郑在玹的背影,和悠太刻意保持镇定的表情,一时间心乱如麻。

 

待郑在玹打开车门后,忙问两人交谈了些什么。

 

“这么担心?”郑在玹给自己系上安全带,幽幽道。

 

“喏,你的围巾。”

 

董思成接过围巾,却像接了个烫手的山芋。

 

“即使不喜欢,也不要随手丢了。”郑在玹打趣道。

 

“只不过临走时忘了拿。”

 

郑在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。

 

“那孩子…”郑在玹话题突兀地一转。

 

董思成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

“很聪明,但,还不够成熟…”

 

董思成还在咀嚼这句话的含义,郑在玹却猛然转过脸,逼视着对方。

 

“如果够懂事的话,就不会觊觎我的东西了。”

 

董思成顿时如坠冰窟,遍体生寒。

 

忽地,郑在玹脸上又重新挂上笑容,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。

 

“好饿,今天不做饭了,我带你下馆子去吧。”

 

郑在玹移开视线,转而启动了汽车发动机。

 

董思成突然有种感觉,所有的事情像一辆失控的车,不可逆转的,向着深不见底的悬崖驶去了……

 

-TBC-


评论(26)
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