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【all昀】诱(八)

1.

董思成是被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手机铃声从梦境拉扯回现实的。

 

他猛地睁开眼,但日光太过刺目,令他双眼酸涩难耐,只好继续用被子蒙着脸,伸出一只纤细白嫩的手臂,试探着朝着声音的来源摸索去。

 

不等他艰难地摸到床头柜,手机就像长了翅膀似的自己飞到了手中。董思成把被子掀开一角,惺忪地睁开一只眼往外面瞧,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逆光而立,阳光炫目看不清那人脸上的表情。

 

“不接?那我替你挂断?”

 

董思成觉得此时的大脑活像一团浆糊,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谁。一想到昨晚那人把自己当牛做马一样骑在身上驰骋一夜就愤懑不平,可掌心的手机还在不达目的不罢休地继续怒吼着,他只得摁下了接听键。

 

“哥!你人在哪里!——阿诺!别打了,会出人命的!——哥!你快来帮帮我啊!”

 

是仁俊的声音!董思成一个激灵从床上弹坐了起来,电话那头的声音嘈杂混乱,夹杂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和咆哮声,他心急如焚,但不得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

“仁俊,先别急,你现在在哪,有没有受伤?”一开口,发出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。董思成这才意识到昨晚玩得有多过火。

 

“我在学校操场后面的窄巷子里,哥你快来啊,好多血!——啊!——阿诺!”

 

“仁俊!仁俊!”对方的信号突然切断,董思成再也无法故作镇定,声嘶力竭地吼道,可得到的回复只有一连串忙音。

 

董思成猛地掀开被子,这才发现浑身青紫不堪活像遭受了一场虐待。来不及顾及这么多,他随意套上了衣服便翻身下床,而动作太过激烈牵扯到了肌肉,腰酸背痛的又让他差点踉跄着跪倒,好在被一直立在旁边的人扶了一把才免了狼狈。

 

董思成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去弟弟身边,一把推开李泰容就欲往门口奔。

 

“省点力气吧,我送你去。”

 

那人不由分说地向前走了几步,一把搂住董思成的腰将对方掉了个个儿,托着屁股往自己肩膀上一扛,动作一气呵成,遂像驮着麻袋一样将董思成一路扛到楼下的车边,打开车门,卸货一样将人往副驾驶一塞,无视掉对方杀人般的视线,动作悠然地转身去往驾驶座。

 

“地址。”李泰容一边侧身帮董思成系上安全带,一边简单利落地问道。

 

距离的拉近,亲密的动作令董思成浑身不舒服,心头此时完全被情况不明的弟弟完全占据,无暇顾及其他。急忙报出地址后便催促对方启程。

 

李泰容深深看了对方一眼,不再多话。车子像离弦之箭一样驶了出去。

 

刚一抵达,董思成便急忙推开车门冲了出去。

 

只见警车救护车停在巷子口,四五个表情凶神恶煞,脸上挂了彩的少年被塞进了警车。几个医护人员正把一个像从血水里捞出来的少年抬上救护车。旁边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围观群众,见到这幅场景,他更是一阵心悸,连忙三下两下挤开人群探了进去。

 

“仁俊!”仁俊此时正扶着一个浑身血迹的少年艰难地往前挪着步,听到呼喊忙抬起头。

 

白嫩的小脸上布着几道血口子,脸颊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,头发也被抓得一团乱。看到大半个月不见人影的哥哥站在眼前,少年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哭了出来。

 

董思成看到弟弟一脸狼狈的样子又急又气,刚想问这兔崽子是不是聚众斗殴了,只见对方转眼哭了出来。从小到大他就见不得弟弟哭,仁俊人如其名,打小就俊俏的很,再加上身形瘦小,经常被错认为女孩子,一哭起来梨花带雨别提多招人疼了。见弟弟这幅模样,董思成又心疼不已。

 

“到底怎么回事?算了,先去医院!”董思成拽着仁俊的手臂就往外走,谁知还没走几步手就被甩开了,他诧异地回头。

 

“哥,还有阿诺…”仁俊胡乱抹掉了眼泪,继续搀扶着身旁的少年。

 

董思成这才正儿八经地打量起这个浑身是血的男孩儿。眼眶一片青紫,嘴角也被打破了,额角还在往下滴着血,流过脸颊滴到雪白的校服领子上,看上去颇为骇人。袖子被撕破了,露出被伤痕包裹着的精壮手臂,看来这孩子平时没少锻炼,明明跟仁俊年龄相仿,身形却不是一个级别的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眼睛,坚定又透着血性,根本不像普通高中生那般不谙世事的模样,倒活像头小狼崽。

 

董思成心下暗惊,他这哥哥当的真是不称职,居然不知道仁俊的身边有这号人物。

 

“那一起去。”

 

“不了,仁俊,跟你哥走吧。”少年开了口,是介于男孩的青涩和男人的醇厚之间的声音。

 

“阿诺,你必须去医院!”仁俊皱起了眉毛,带着命令的口气。

 

“我的身体我最清楚,根本没有严重的伤,犯不着去医院。”少年的口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。

 

“那我也不去。”仁俊赌气说道。

 

“听话。”少年的语气软了下来,夹杂着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宠溺和无奈。

 

董思成默默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你来我往,徒生出一丝酸涩,他头一次觉得,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弟弟,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,长到可以脱离哥哥的庇护,建立自己的圈子,拥有自己的世界了。

 

“行了。”一个老警察神不知鬼不觉地踱到了旁边,冷不丁地插了句嘴。

 

 “不去医院就跟我回派出所做笔录,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学人家聚众斗殴!必须好好教育教育!”

 

2.

从派出所出来已是黄昏,仁俊因为没有直接参与斗殴,只简单作了笔录便可以离开了,而他的同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虽不是挑衅滋事一方,但由于对方受伤较严重,所以还需被拘留几日。临走的时候仁俊如同脚下生了根,眼睛死死地黏在少年身上,被强拉着走时还不忘三步一回头。

 

董思成走在前面,默默抽着烟,仁俊在身后低着头跟着。

此时暮色已经模糊起来了,堆满着晚霞的天空,也渐渐平淡下来,没了色彩。

蓦地,董思成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,盯着仁俊的眼睛,严肃道:“现在,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我。”

 

“刚才不是交代了吗…”仁俊不解道。

 

“那是对警察说的,我现在要你亲口对我说。”

 

仁俊叹了口气,在旁边的草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,开始讲述事情经过……

 

——

 

像往常一样,李帝努一大早便空着肚子骑车赶到学校。

 

仁俊是住校生,而李帝努是走读生。两人之间有个不为人知的约定,李帝努每天清晨来学校接仁俊,二人一起去学校附近的一处小吃摊吃早餐。

 

仁俊特别迷恋这家小吃摊的水晶蒸饺和银耳莲子羹,李帝努曾笑话他早餐吃的精致像个女孩子,但也心甘情愿每天起大早陪他吃千篇一律的东西,仁俊对此心怀感激,只是他从来没说过,不是因为自己有多爱这食物,只是因为妈妈生前最爱吃,也经常做这两样东西,而这家店铺做的水晶蒸饺和银耳莲子羹常让他想起妈妈的味道。

 

这天清晨,李帝努正骑车走在路上,蓦地,被旁边一道甜甜的声音唤住了。

 

“李帝努?”

 

李帝努转头一看,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,这女孩子长得漂亮高挑,在男生中很有人气。李帝努对她也略有印象,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
 

他点了点头算打了个招呼。

 

谁知那女孩居然跑了过来,他刹住车,一脸疑惑。

 

“李帝努,我的车子坏了,你可不可以…可不可以捎我去学校。”女孩子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期待。

 

李帝努回头瞅了一眼,对方的车子斜靠在树旁,车胎已经瘪了下去。他皱了皱眉,应了下来。

 

“上来吧。”

 

女孩红着脸坐到了自行车前的栏杆上,感受着男生宽大的胸膛环抱着自己,鼻尖萦绕着对方衣服上传来的淡淡的男性味道,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 

没骑多远,李帝努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仁俊。

 

原来是左等右等不见人来,仁俊便朝着李帝努来的方向走了几步。谁知却遇到了这一幕,顿时尴尬的不知要说什么好。

 

“她的车坏了,我送她去学校,你先去早餐铺,我随后就来。”李帝努朝仁俊解释道。

 

仁俊点点头,心下却莫名一阵酸涩。

 

魂不守舍地朝着小吃摊的方向走,谁知肩膀蓦地被人拍了一下,登时一个激灵。

 

“黄仁俊。”

 

仁俊转过头,心道不好。这人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子,喜欢欺负勒索同学,最要命是,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癖好,喜欢骚扰长得好看的男生。

 

仁俊又惊又怕,论个头体型自己都不是对方的对手,李帝努又不在自己身边,这下可怎么办。

 

“去哪儿啊,哥哥送你啊。”对方的手不老实地沿着仁俊的肩膀一路往下滑,眼神猥琐而赤裸地盯着仁俊的脸。

 

仁俊一阵恶心,却又不敢轻易反抗,焦急地额头冒汗。

 

“别害羞嘛,吃早餐了吗,哥哥请你。”遂不由分说地搂住仁俊就要走,仁俊闭上眼睛,陷入绝望之中。

 

“请他,你够格吗?”

 

仁俊猛地睁开眼,只见李帝努黑着脸骑坐在车上,清晨的风拂过,拨开过他额前的碎发,露出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眸,那一刻他仿佛见到了救世主,激动地快落下泪来。

 

接下来就是传统的英雄救美的情节,对方不厚道地叫来了五六个小弟,说要决斗,按照李帝努本来的性格来说是不屑于做这么幼稚的事情的,可今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愣是就这么孤身一人接受了挑战。并且还往死里拼命,简直打红了眼。仁俊怕出人命,情急之下想起了自己的哥哥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了电话,没想到通了,便出现了一开始那一幕。

 

打架斗殴的结果是最后两败俱伤,纷纷挂了彩,混子头头伤得最重,怕是不在床上躺上一个月难以下地,其他人也被拘留教育。倒是仁俊这个‘导火索’除了脸上擦破了点皮之外毫发无损。

 

3.

董思成一脸黑线地听仁俊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 

“李帝努就是你口中的阿诺?”

 

仁俊本来已经做好准备接受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,没想到哥哥问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,一时有些愣怔。

 

“是。”

 

“你喜欢他吗?”

 

仁俊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,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,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活像被馒头噎住了般说不出话。

 

董思成敏锐地洞察了弟弟脸上的一系列表情变化,心渐渐沉了下去。

 

“我说的是朋友间的喜欢,想什么呢你。”董思成勾了勾嘴角,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,拍了拍弟弟的肩膀,干笑了两声。

 

他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,对于这方面的事也特别敏锐。他更清楚因为性取向的问题自己的感情之路有多辛苦,他多么不希望自己的弟弟也走这条路,但从那个叫李帝努的少年的眼神,和弟弟刚才的反应来看,有些事情,怕是自己难以控制住的。

 

“仁俊。”董思成轻声唤道。

 

“恩?”仁俊转过头,落日的余晖倾洒在哥哥身上,柔柔地平添了几分暖意。

 

“哥哥只有你了。”

 

仁俊一愣,能从这个成天不着调的哥哥口中听到一句人话真是难得。“恩,我也只有哥了啊。”

 

“不,你还会见识到很多人,领略到更广阔的更美好的世界,拥有美满的人生,哥要做的就是护送你,为你扫除一切障碍。”

 

“哥,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。”仁俊没忍住,噗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

“哥难得这么深情款款,你能不能配合点。”

 
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那我该怎么配合呢?”

 

“你…算了,我怎么有个情商这么低的弟弟,你还是保持沉默吧。”

 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

……

 

不远处的车里,郑在玹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,重新换上一副冰冷不近人情的表情,快的仿佛刚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只是一丝错觉。

 

他透过后视镜望向被黑暗笼罩的后座。

 

“少爷,回去吧,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。”

 

“恩…走吧。”

 

 

 

-TBC-

评论(27)

热度(2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