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【all昀】诱(十)

1.

 

突兀的手机铃声在耳边炸开,Mark猛地一激灵,从睡梦中惊醒。他皱着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句,极其不情愿地将蒙在头上的被子一把扯开。

 

他往声源处摸索了几下便抓住了手机,腾的坐了起来。顶着鸡窝似乱糟糟的发型,阴着脸瞪了眼来电人信息,“李泰容”三个字在黑暗的空间里格外瞩目,他朝天翻了个白眼,不耐烦地接通了电话。

 

“这么早把我吵醒,你最好有什么事。”

 

“这就是你对大哥说话的态度?”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。“另外,麻烦你拉开窗帘看看,太阳已经老早挂在正南了。”

 

“我爱睡到几点是我的事,就不牢李总费心了。”Mark蹙着眉,没好气道。

 

“唔…”身旁突然传来一声甜腻的呻吟,Mark偏过头,只见被窝里慢腾腾地钻出一个漂亮的男孩子,精致秀气的小脸蛋带着刚睡醒后的慵懒倦意。似乎是被通话声音吵醒了,那男孩儿眨了眨眼,爬过来搂住Mark的腰,撒娇似地埋怨道:“亲爱的,人家还没睡饱呢。”

 

电话对面的人显然听到了,不再说话。一时间,两人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沉默。

 

这种气氛令Mark感到分外不适。“有事快说,我没空陪你聊天!”

 

李泰容收起了笑意。“下午两点,陈导那边有场试镜,我本来答应要去的,但是临时有事脱不开身,你代我去吧。”略微停顿后,电话那头的声音蓦地变得正经严肃,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。

 

“我似乎告诉过你,不要玩男人。”

 

Mark嗤笑了一声,不以为意。“李泰容,等你能以身作则的那天,再来教育我吧,挂了。”

 

Mark将手机丢到一边,瞥了眼还腻在自己腰间的人,突感烦躁,他粗鲁地将那纤细的手臂一把扯开。

 

那男生被甩到一边,漂亮的脸上瞬间堆满了惊恐无措,但很快调整好了表情。他快速套上了衣服,盖住一身青紫的暧昧痕迹,默默下床退了出去,顺便带上了门。

 

Mark盯着那扇关上的门,眼神渐渐转冷。

 

2.

 

Mark思忖了一下,既不想表现得太听李泰容的话,又碍于陈导的地位,不好放人家鸽子,权衡了半晌,终于在三点半的时候慢腾腾地赶到了试镜场地。

 

此时进程才过半。台上的试镜者正卖力地表演,情绪高昂,动作激烈。陈导和几个工作人员坐在下面,面无表情地看着。

 

Mark向陈导点了点头,算打过招呼了,便一屁股坐在了旁边。百无聊赖地翻起了接下来试镜者的资料信息。

 

当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的时候,Mark的手不自主地顿住了。

 

他把那张纸抽了出来,盯着上面那张两寸照片仔仔细细地瞅。照片里的人眉眼弯弯,嘴角自然地向上翘起,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。明明是张清纯俊秀至极的脸,却从骨子里散发着致命的诱惑。

 

Mark恍惚间回忆起了那个深夜,那个舞池里肆意扭动的身影,那张魅惑的脸,那段暧昧的对话......

 

Mark的眼神贪婪地勾勒着那人姣好的面部线条,恨不得把那张纸盯出一个窟窿来。

 

那晚之后,他始终忘不掉这张脸,后来又去了李东赫那里几次,就为了再见这人一面,可惜几次都无果,心下不免失落。这事在他心里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结,甚至在发泄欲望的时候,他都下意识地找眉眼与这人有几分相似的男孩子,可惜,不仅无法代替,内心的遗憾甚至越来越有扩大的趋势。

 

本以为与这人只有一面之缘,懊恼之余也颇为无奈,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今天居然又让他得知了这人的消息。

 

“董思成……”

 

Mark的手指轻轻拂过那人的名字,喃喃道。嘴角不自觉上扬,心越跳越快。

 

心不在焉地看过几个试镜者的表现,Mark内心的焦急越来越甚,他一动不动地盯着舞台后方的位置,默默期待着那人的出现。

 

“下一位。”

 

舞台后闪出一个身影,那人迈着不疾不徐,从容淡定地步伐来至舞台中央,冲台下微微一笑,开始自报家门。“陈导好,各位老师好,我叫董思成。”

 

Mark像饿狼发现了猎物般,眼里闪烁着兴奋的精光。

 

也许是目光太过炙热,董思成不由往旁边一瞥,二人视线刚好交汇。那一刻,Mark清晰地捕捉到了对方眼里闪过的一丝诧异,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,他肆无忌惮地在董思成身上来回扫视,毫不避讳脸上的玩味和赤裸裸的欲望。

 

董思成在一瞬的惊诧过后,表情迅速恢复如常,甚至毫不回避地迎着对方的视线,够了勾唇角。

 

Mark只恨不得立刻扑上去,他难耐地扯了扯领带,缓缓吐出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

“刚从法国留学回来,没有表演经验。”陈导看了眼手中的资料,推了推眼镜。“你来试下男三号的戏。”

 

董思成要扮演的是一个默默陪在女主身边,护她安全的保镖。虽然对雇主暗生情愫,但碍于身份始终不敢表明心意,此时女主发生了危险,保镖需要突破重围将女主护送到安全地带,而自己却不幸中弹身亡。

 

俗套的情节,董思成却暗自松了口气,他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道具枪,在导演发出开始的命令后,几乎立刻就进入了状态。

 

长久以来的训练让他对枪支不能更熟悉,即使是模型枪,在摸到枪的那一瞬间,董思成就像吃了颗定心丸,他灵活地用食指将枪身挑起,潇洒地在手指上旋转了几圈,随后稳稳地握在了手中。

 

接着,他动作漂亮地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的闪躲、攻击,干净利落。助演纷纷傻眼,头一回碰到这么专业的,一时间不知道从何下手。台下的导演及工作人员也从一开始疲倦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。

 

此时表演正进行到全段情节的最高潮部分,女主被安全送到车中离开后,保镖目送着心爱的人消失在视野中,而自己却因重伤倒在地上难以行动,最终被赶来的敌人补上了一枪。

 

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,只见董思成双眸直直地望向天边,眼角缓缓流下一滴泪,蓦地,像看到了什么似的,他的眼里迸发了灿如星辰的光芒,又瞬间熄灭,快得像是一刹那的错觉。接着,他满足地缓缓闭上了眼睛,像睡着了般,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。

 

整个房间里悄无声息,没有人发出声音,诺大的空间里落针可闻。直到有人忍不住惊叹了一声,所有人才像缓过神一样。董思成从地上爬起来,静静地立在舞台中央,不卑不亢地望着台下。

 

陈导满意地笑了笑。“你打斗的动作很专业,有学习过吗?”

 

董思成脸不红心不跳地随口扯了个谎:“小时候身体弱,学过一段时间的武术强身健体,后来出国又学了跆拳道。”

 

陈导点了点头,“虽然表演稍微青涩了点儿,但还是很有潜力的。”

 

他偏过头,想询问下Mark的意见,谁知对方视线像被黏住了般直直地望着台上。陈导干咳了一声,他才回过魂来,两人低头交谈了几句,便让董思成先回去等消息了。

 

董思成推开门走了出去,呼吸到室外清新的空气时,这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,他转了转因许久未剧烈活动而微微酸胀的手腕,长长地吐出一口气。默默想,要不是郑在玹事先给他透露过试镜的内容,他又在家里琢磨模拟了半晌,今天怕是要丢脸丢大发了。

 

“董思成!”他刚走出几步,身后就传来一声轻唤,还没来得及转过身,手臂就被急切地拽住了。

 

他回头,望见了一张年轻帅气的脸。董思成挑了挑眉,他对这人有印象,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遇见。虽然当初第一眼就觉得这人身份肯定不一般,但从他今天坐在陈导旁边,二人朋友般的相处模式来看,来头还不小。

 

“或者说,叫你winwin?”对方突然凑近,在他耳边暧昧地说道。“你说过,这是你的代号,我可一直记着呢。”

 

董思成对于这人自来熟的举动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本来累的不想理人,此时却想跟对方过过招了。

 

“你记得可真清楚,那我当时有没有说过,别随便去酒吧?”

 

Mark一愣,随即笑开了,问道:“那倒没有,不过,为什么不能去。”

 

“因为呀…”董思成用细长的手指卷着Mark的领带,一寸寸收紧,直到对方被拉拽地向前倾,才贴在对方耳畔吹了口气,Mark觉得耳边那块儿肌肤像过电般酥酥麻麻的,两人贴得这么近,鼻尖充斥着对方身上的气味,他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个妖精拆吃入腹。

 

“因为很容易就暴露你童子鸡的身份,小朋友。”董思成把手里的领带一甩,撑着对方的胸膛把人推开,扭头就要走。

 

Mark的笑瞬间僵在了嘴角,这人三番两次拿年龄来压自己,令人火大,他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,想将人箍在怀里,压在身下,让对方看清自己到底是不是童子鸡。

 

谁知还没近身,就感到一阵拳风来袭,董思成反身一个漂亮的勾拳,下一秒钟就要落在Mark的脸上。

 

Mark惊恐地瞪大了双眼,根本来不及避,只能认命地挨下这一拳。

 

拳头在距离Mark脸颊几毫米的位置停下了。董思成笑了笑,松开拳头,轻佻地拍了拍对方的脸。

 

“我说了,我是专业的。搞偷袭,你还嫩点。”

 

Mark怒火中烧,他恨恨地瞪着董思成。“我说过,我不是小朋友。”

 

董思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他夸张地捂了捂肚子,弯着眼睛道:“真可爱。”

 

Mark又气又恼,说不出话。

 

“好了,哥哥我今天有点忙,改天陪你玩。”董思成冲对方眨了眨眼,像哄孩子似地说道,转过身,哼着小调走远了。

 

Mark的视线紧紧攫住那人的背影,望着那人搭上了路边一黑色的车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喃喃道:“董思成。早晚有一天,我会得到你。”

 

3.

 

董思成刚一坐下,就被郑在玹捏住了手臂,那力道大得令他生疼,他不解地望了过去。

 

郑在玹的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怒意,董思成愣住了,不知道对方这是生哪门子气。

 

“你怎么会跟Mark纠缠在一起?”

 

“Mark?”董思成反应了一下,“你是说刚刚绊住我的那个人?”

 

“你连他是谁都不认识就和他这么亲近?”

 

“我有必要认识他吗?另外,我什么时候和他亲近了?”董思成一头雾水,觉得简直莫名其妙。

 

郑在玹这才松开手,闭上眼调整了下呼吸,再睁开眼时又是惯常那样波澜不惊的表情。

 

“他是李泰容的弟弟。”

 

董思成挑了挑眉,默默消化了一下这句话,面上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。

 

郑在玹余光悄悄观察着对方的表情,扯开了话题:“试镜怎么样。”

 

董思成心不在焉地把经过叙述了一遍。

 

郑在玹点点头,“八九不离十了,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

董思成心里一阵莫名烦躁,他闭上眼,假装要打个盹。

 

“对于Mark,我不希望你和他扯上关系。”

 

郑在玹盯着对方的睡颜,不自主地就将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。适才Mark脸上流露出的欲望他全都收之眼底,他太懂得那种眼神所代表的含义了,下意识地,他想让董思成远离那个人。

 

董思成皱了皱眉,忍不住睁开了眼。“木头脸,你今天很反常!”

 

郑在玹眼波微动,是,他知道自己很反常,并且情况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。

 

“少爷于我有恩,我为他卖命也是应该的,但我并不受你指使,我不希望你总是用质问和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。”

 

短暂的沉默后,郑在玹道:“对不起,我逾越了。”

 

董思成心下不忍,放软了语气:“我是说,我们可以做朋友,不是吗?”

 

这次郑在玹没有答话了,董思成无奈地叹了口气,闭上了眼。

 

良久,郑在玹才看了眼身边人的睡颜,自嘲般地想:“傻瓜,如果你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,还会愿意和我做朋友吗?”

 

这时,手机突兀地响了一声,郑在玹像是被偷窥被发现似的,连忙收回了视线。

 

他打开手机,屏幕上只有一行字——“带他过来。”

 

郑在玹把脸埋在方向盘上,握紧了手机,力道大得骨节都微微泛白。

 

半晌,他才抬起头,面无表情地回复道:“是,少爷。”

 

 

-TBC-

评论(24)

热度(2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