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做个梦给你(十二)【悠昀】【玹昀】

1..

 

郑在玹没有说话,就这么安静地看着Ann,不辨喜怒。

 

“开玩笑的啦。”

 

Ann见没有得到回应,心下尴尬,撇开了视线。

 

“好啊。”郑在玹嘴角微微扬起。

 

Ann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,猛地望向对方,想要从那双深不见底的眼中探寻些什么。

 

“下次吧,今天不大方便。”

 

“没关系,我哪天都有空。”像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中,Ann笑逐颜开,连忙应道。

 

董思成觉得,在那一瞬间,某种悲凉的情绪从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,像一滴墨滴进一杯澄澈的水里,然后慢慢地,慢慢地,把整杯水染成一片浑浊。

 

“衣服,先穿上试试看?”

 

Ann娇媚地一挑眉,转而看向董思成,意味不明道,“在玹哥不让我给你亲手测量,如果尺码不准,可怪不了我哦。”

 

2.

 

董思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推进换装室的。

 

机械地换好了衣服,默默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

 

头发没有特意打理,蓬松地微卷着。

 

一身剪裁合身的白色薄斜纹软呢塔士多套装,驳头是青果领,有心地镶了锻。脚上是一双搭配好的棕色的罗浮鞋。

 

镜中人明明看上去优雅且帅气,然而表情却不知为何灰暗不明。

 

董思成转身推开了门。

 

Ann正踮着脚,手里拿着定型喷雾帮郑在玹打理发型,眼里是藏不住的柔情蜜意。似是注意到董思成的视线,忽地瞥向这边,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

郑在玹背对着自己坐在镜子前,表情看不真切。

 

董思成靠在门边,静静地看着两人。自嘲地想,青梅竹马郎才女貌,也不过如此了吧。

 

“完成!你看起来完美的就像EddieRedmayne~”Ann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

郑在玹站起身,整理了下衣服,缓缓地朝董思成走过来。

 

眼前的人,头发向后梳成硬朗的背头,一身戗驳领单排扣的黑色英式塔式多西服,将完美的身形勾勒地恰到好处,白色法式双叠袖衬衫的领口处系着一条绸缎小领结,下身着黑色西装裤,裤侧缝边镶了别致的丝绸侧章,脚上踩着一双漆皮的牛津鞋。

 

那人走向自己,像一位英国绅士、或是贵族王子那般,迈着从容优雅的步伐,耀眼的像天边的启明星。

 

而这颗闪亮的星,却并不属于自己这片逼仄的天空,董思成酸涩地想。

 

“我们看起来般配吗?”郑在玹搂过董思成的腰,贴在他耳边轻声道。

 

董思成不着痕迹地移开了些距离,“我有点累,想早点回去了。”

 

郑在玹动作微微一僵,应了下来。

 

3.

日子波澜不惊,一去不复返地向前推移,转眼到了赴宴当天。

 

董思成坐在装饰得绚美奢华的宴席上,他随郑在玹坐在一桌,身侧的客人都是新郎新娘的朋友,有几个与郑在玹相熟,正谈笑些什么,自己插不上嘴,也并不想一起交流。他漠然地扫视着周围,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推杯至盏侃侃而谈,而自己就像个格格不入、误闯于此的过客。

 

当新人敬酒到自己这桌时,董思成才近距离地接触到今天婚宴的主人公。

 

徐英浩与读书时已判若两人,装扮与言谈举止皆像一个真正的上层成功人士一样,优雅而贵气十足。此时见桌上都是年龄相仿的朋友,便卸下了端着的架子,语调都变得轻快了起来。

 

当看到自己时,徐英浩眼中闪过一丝惊艳,与身旁的郑在玹玩笑道:“你小子从上学时就和整天董思成腻在一起,恨不得同穿一条裤子。居然直到今天关系还这么铁,真让人羡慕啊!”

 

原来郑在玹并未对徐英浩说穿与自己的关系。董思成微微诧异,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悄悄爬上心头,弥漫开来。

 

“听说思成现在是大学教授?”徐英浩举杯看向自己,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!上学的时候就属你最安静认真,气质超于常人,现在更是一表人才,来,哥敬你!”

 

董思成忙与对方碰杯,一饮而尽,并礼尚往来地说上了几句婚姻美满之类的祝福话。余光不经意间瞥到,站在一旁陪新人敬酒的伴娘面带羞涩地偷偷望着身侧郑在玹的方向,心下微骇。

 

之后郑在玹被徐英浩拉去说话,董思成远远望了一眼,皆是些自己不认识的人。

 

而里面赫然站着适才那位穿着礼服,娇俏可人的伴娘。似是被众人打趣了,此时正杏眼圆睁、似嗔似怨地鼓起了脸颊,却又极快的瞥了郑在玹一眼,眸里流露的是瞒不住人的欣赏与羞赧。

 

董思成收回了视线。默不作声地给自己斟酒,一杯又一杯,红白交替地,像买醉般痛饮。

 

同桌的人不敢跟他交流,见这情景,互相交换了一个愕然的眼神,摇了摇头。事不关己,少管为妙。

 

本来酒量就极差,几杯下肚,董思成便得天旋地转。向服务生询问了卫生间的方向,踉跄着摸索了过去。

 

视线里的事物形成了一种光怪陆离的扭曲,董思成闭着眼猛地摇了摇头,再睁眼时,世界依然模糊不清。

 

晕晕乎乎的,脚下步子猝然虚空,眼看着就要跌倒,一个有力的臂膀不知从哪及时伸了出来,结实地扶住了自己的腰,董思成被这变故一惊,酒清醒了几分。

 

迷茫地望去,一张精致俊美的面孔映入眼帘。

 

中本悠太?

 

呵,看来真是醉了。董思成晃了晃脑袋,视线里扭曲的线条逐渐清晰,中本悠太那张痞气十足的脸渐渐明朗。思维开始陷入混沌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

悠太心下也是一惊。今天本是随着父母来参加堂姐的婚礼,正百无聊赖之际,身旁突然摇摇晃晃走来一个酒鬼,路过身边时突然一歪,自己下意识伸手扶了一下,怎料居然是董思成。

 

这一摔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其中就有郑在玹。

 

郑在玹脚步下意识一动,就要向这边走过来,却被迎面走过来敬酒的一位中年男人牵绊住了。只能不时地把视线投向董思成的方向。

 

宴席瞬间又燃起了热闹欢快的气氛,似乎刚才只是一场不起眼的小插曲。

 

也许真的是酒精的刺激,董思成突然勾住了中本悠太的脖子,凑到他耳边轻轻道:“带我走,行吗?”

 

诱人的声线像塞壬的歌声般蛊惑人心,鼻尖萦绕着的是阵阵酒香。此时自己怀里抱着的,是日思夜想的躯体。

 

中本悠太呼吸一窒。不管做多少心理建设,无论怎样说服自己放弃,但只要见到对方,自己就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,溃不成军。

 

“好。”他颓然一笑,抱紧了怀中的人,沙哑道。

 

董思成,我该拿你怎么办呢……

 

-TBC-


评论(20)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