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浓不见鹿

工作繁忙,偶尔诈尸/微博:专嗑颜的小号君

【all昀】诱(二)

1.

从灯红酒绿的夜店出来已是十二点半。初秋的夜夹着丝凉意,董思成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,被风一吹不禁打了个颤。

 

他慢慢悠悠地踱着步,此时没有喧闹的人群,也没有漫天的繁星,只有浓墨淡彩的夜空和笔直路灯下的孤影。

 

回到家也是孤身一人,其实什么时候走都没差,大多时候他反而更愿意在纸醉金迷的声色场所消磨一晚,这样一来就不用独自面对漫漫长夜。他不喜欢夜晚,太安静的世界会让人想太多。

 

今天也应该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晚,找个顺眼的人,不论男女,喝杯酒聊聊天。靠着出色的外表和交际能力,他能从形形色色、不同阶级,不同职业的人口中获悉很多信息。就像古代的茶馆,从来不是简单喝茶的地儿,而是信息的集散地。这是他下意识的习惯,也是过去的训练在他身上留下的不可磨灭的烙印。

 

但今天遇见这个人不同。董思成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长相颇俊秀的小男生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。今非昔比,现在的自己处境尴尬,这种人还是少接触为妙,所以他编了个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借口脱了身。男朋友?不存在的,拖油瓶倒是有一个。

 

前面路口左转,再穿过一条僻静的小径就到他现在的住所了。董思成望了眼前面因路灯损坏而漆黑一片的道路,停住了脚下的步伐。

 

他掏了掏兜,摸出一包烟。斜倚在身旁的树上,抽出根烟叼在嘴里,又去寻打火机。掏遍所有衣袋,却不见打火机踪迹。

 

董思成懊恼地皱了皱眉,刚想吐掉口中的烟,“咔嚓——”耳边倏地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。

 

他心头一惊,猛地转过头,只见那微弱的火光中映出了一张面无表情,却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。

 

董思成被巨大的震惊与恐惧侵袭遍全身,一时竟愣在了原地。

 

那人将打火机凑到他嘴边点燃,一缕青烟便袅袅升起。

 

“你退步了,我人都走到你身边都没发觉。下一步我甚至可以直接将你扼死在树上。”冰冷的声音连声调都鲜有起伏。

 

董思成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,后背早已起了一层薄汗,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直视着那人波澜不惊的眸子,缓缓吸了口烟,勾唇一笑:“木头脸,你也好不到哪去,居然这么久才找到我?”

 

“少爷在车里等你。”那人并未理会他的调笑,简洁而狠绝地抛出一句如死刑宣判的话。

 

董思成朝不远处的路边瞥了一眼,一辆黑色的宾利在夜色里散发着幽暗的光泽。瞬间心下一片冰凉。

 

“在玹……”董思成盯着那男人,眼睛狡黠地闪了一下。

 

“如果还想耍花招,劝你省省,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了。”对方平淡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。

 

“说什么呢,真伤感情啊……”董思成幽幽的叹了口气,猝然猛吸一口烟,向前倾身压住对方冰冷的唇,将烟雾渡了进去。

 

男人果然瞬间皱起了眉,一把将董思成推开。

 

等的就是这一刻!

 

董思成朝反方向不要命地跑去,借着熟悉环境巧妙地钻进了一条黑暗的巷子,一边快速地移动,一边时不时朝身后扫一眼。等确定身后没有追击的脚步声后,才稍稍将剧烈跳动的心按回胸口,在分叉路口处挑了条狭窄的小道疾行起来。

 

出口就在前面,跑出去就是大街,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可以避一避,董思成咬了咬牙,加快了速度。

 

还有五十米!马上就能甩开他们了!他心里狂喜,最后冲刺着。倏地,空气里传来一声带着消音器的枪响,董思成瞳孔猛缩。

 

肩膀一麻,全身瞬间瘫软,挣扎着拔出肩上的麻醉针,还没走几步,董思成便软软地瘫倒在地,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,紧接着视线也开始陷入模糊……

 

妈的,居然用麻醉枪…他恨恨地想着,渐渐失去了意识。

 

仿佛将误入陷阱的小兽捕回的猎人那般,郑在玹不急不缓地走近,动作优雅地将枪上的消声器卸掉,放回西装口袋里。

 

“少爷,抓到他了。”他通过手机汇报着,低沉的声音在黑暗逼仄的空间里响起。

 

随即切断信号。轻轻蹲下,神色复杂地扫了一眼地上无法动弹的男人,勾起那人的脖子和腿弯,将人抱在了怀里。

 

“对不起,但我必须这么做。”

 

2.

董思成醒来的时候,四周是一片死寂的黑暗。

 

他费劲地爬起身,浑身的肌肉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,他揉了揉太阳穴,用力地摇了摇头,闭上眼,再睁开,视线里仍是无尽的黑。这个空间没有窗户,门缝里也没有光透出,一时无法分辨到底是白天还是夜晚。

 

这个环境他很不喜欢,他讨厌黑暗,更讨厌独自面对黑暗。在极度安静的氛围里,一些拼命想抹去的事总会像病毒一样侵蚀他的大脑。

 

恍惚间他仿佛回到了十二岁,回到了那个狭窄潮湿,似乎永不见阳光的巷子里。母亲哭泣的脸,父亲绝望的眼神,弟弟瑟瑟发抖的身子……画面突然切换,眼前是滔天的火光,血肉横飞的爆炸,被烈火灼烧的车身,哭喊得声嘶力竭的孩子……

 

不要!董思成猛地蹲下身子,蜷缩成小小一块,头痛欲裂,记忆的碎片像锋利的刀片一样将他全身割的遍体鳞伤,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,肺里的气体快要被掏空,他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。

 

忽然,门开了,一道光线射在他的脸上,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得到了拯救。

 

董思成睁开模糊的泪眼,一个高大的黑影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

“你醒了。”郑在玹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,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。

 

“少爷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

董思成没有回话,事实上他现在无法说出任何话。

 

男人的气息迅速靠近,似乎要俯身抱起他。董思成意识还没完全清醒,但身体却机警地做出了反应。他几乎条件发射地突然发力,挺腰伸手扣住了郑在玹的喉咙。

 

“既然可以动弹,那就自己随我来吧。”郑在玹一手挡住了他的攻击,丢下这句话后,转身离去。

 

董思成做了几个深呼吸,待心跳平稳后,最终爬起身,跟随那人的背影走了出去——去接受自己无法抗拒的命运。

 

-TBC-


评论(14)

热度(156)